【奥尤/奥塔别克生贺】五つの願い

夏天不倒塌:

·奥塔别克1031生贺,原作背景、时间轴在动画之后4年


·动画里出现的年龄差设定与公式设定书上写的有出入,暂且还是照着动画里最初的设定


·很甜的小甜饼,可以放心食用


·有些梗来源于和包子太太聊天的过程中,真要说后续的话,这篇之后的发展可以期待包子太太哪天画出来




——————————————————————————


 五个愿望






「哈?!都说了我不是故意让你的!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奥塔别克!愚蠢也要有个程度吧!」


 


十月底加拿大多伦多的街头,耳畔是尤里近乎尖叫的申辩,手臂也被这青年修长的手指紧紧抓着,奥塔别克有一种错觉,那手指隔着厚厚的外套,在他皮肤上留下了深切的印记。


 


尤里的不满与愤怒还在继续,他甚至不顾路过行人的目光,只是为了向奥塔别克证明自己绝对没有故意放水这一点。然而作为另一个当事人,奥塔别克的思绪却有点不受控制地飘忽不定。


 


身边的尤里,与五年前的那个少年有了很大的变化,又像是根本就没变。19岁的尤里外表倒是越发精致了,逐渐从性别模糊的美中蜕变出了男性的轮廓,明明已经不再是少年的年纪,可他的身上总是带着少年人的纯粹与活力,光是想到这一点,即便他嘴里再多的嘟嘟囔囔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奥塔别克觉得自己可能病入膏肓了,平心而论,尤里的脾气很不好,嘴巴又很坏,可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连他的这些臭毛病都一并归结为「可爱」的一部分了。因为他知道他哪些话是口是心非,哪些话是为了遮掩自己的害羞,又有哪些话是在表达对自己的喜欢。


 


真是不要脸,奥塔别克。


 


他这么在心里骂着自己。


 


「你在听我说话吗!喂!奥塔别克!」如果尤里是只猫的话,他现在全身的猫一定全都炸得竖了起来。


 


奥塔别克眯了眯眼睛,维持着面无表情,下意识地裹紧了一下自己的大衣,而后很自然地伸手摸了摸尤里的脑袋,撸了撸他的毛。


 


对他人而言绝对是禁地,但却对奥塔别克无条件开放。尤里瞬间就偃旗息鼓了,扁了扁嘴,小声又委屈地说道,「搞得像是我在无理取闹一样……特别想揍你一顿……」


 


「开玩笑的,其实我都知道的。」奥塔别克终于还是不忍心继续下去,「你怎么可能会把第一让给我呢,我是凭自己的实力拿到的。」


 


「你这家伙……」尤里险些又要爆炸,从前一天比赛结束之后奥塔别克就一直在以「谢谢你让我拿了第一名,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为说辞,一次次挑战着尤里的神经,「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耍我很开心吗!而且什么叫做你是凭实力拿到的,是说我实力不如你吗!醒醒好吗!」


 


哇,又开始了……


 


奥塔别克在心里叹了口气,但却没有任何不耐烦,尤里这么生气也是理所当然的,是自己先动了坏心思,非要故意惹尤里炸毛,想看他气得不断辩解的样子。


 


前一天的比赛自己确实发挥了所有的水平,甚至连一点失误都没有,对奥塔别克而言,那确实可以称为完美,而相对的,尤里因为失误在四周跳的时候摔了一跤,虽然他并没有因此受多严重的伤,但是比赛成绩终究还是受到了影响。


 


比赛的成绩有浮动是非常常见的事,奥塔别克拿了第一也值得庆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奥塔别克现在的心情并没有觉得特别开心,意外地很平静,平静得他都不明白自己究竟在想什么了。


 


「总之最后的总决赛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你等着!」在长时间的控诉之后,尤里总算下了结论,「只是分站成绩而已,一定会追回来的!」


 


「啊,嗯。」奥塔别克点了点头,表示领会到了尤里的意思。


 


尤里说得口干舌燥,拉着奥塔别克去街边的咖啡店买了外带的热咖啡,喝下小半杯才算是复活过来,「好了,去帮你买生日礼物吧。」


 


尤里不由分说地拉着奥塔别克在这片商店街上走着,其实要问尤里他是不是有目的地,那答案多半是「没有」,即便如此,奥塔别克也毫无怨言地跟在尤里身后,不如说他还挺乐在其中的。


 


拒绝了东道主JJ热心推荐的浪漫约会圣地,选择了最没有情调的购物街,还真像是尤里会做的事情。


 


「你到底想要什么啊?一直不说反而给人添麻烦……」尤里正说着,声音戛然而止,他的视线瞄到了一家首饰店,逗留了三秒又硬生生地挪开。


 


尤里的反应如此明显,奥塔别克不禁勾了勾嘴角,「戒指?」


 


「怎么可能!」尤里立刻否认,「谁要那种笨蛋一样的东西啊,也就只有维克托和猪排饭喜欢这种俗气的东西!」


 


奥塔别克似是赞同般地点了点头,这一举动反倒引来尤里的一个白眼以及一声叹气。


 


奥塔别克不讨厌这样的漫无目的的逛街,也不讨厌与尤里同行,他甚至是喜欢的,带着些许骄傲与得意,因为他总是觉得自己时不时地霸占了拥有那么多粉丝的尤里·普利塞提是件挺罪恶的事情,可是内心深处仍是控制不住地小窃喜。这么一点不为人所知的小心思,与奥塔别克万年不变的扑克脸有着巨大的反差。


 


而尤里的性格之中仍然有像是小孩子的部分存在,那种执着与毫不妥协,正是让奥塔别克最着迷的一部分。


 


让尤里困扰了很久的生日礼物问题,终于在两人逛了一个小时后迎来了解决的那一瞬间。尤里几乎是一眼就在那家不知名的小店里看到了那副头戴式耳机,而且还在不那么显眼的地方装饰上了豹纹,既符合他个人的审美,又适合奥塔别克。


 


「哇!这个超酷的!」


 


奥塔别克收到这份礼物的时候有点哭笑不得,还真的是尤里的作风,就连送礼物也要强行塞给他自己喜欢的风格。


 


耳机的音质很好,试听之后才了解到原本就是大厂牌的耳机,只不过店主恰好是手工达人,因此做了特别的个性装饰,价格也因此在原本就不便宜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不少。尤里为发现这个礼物兴奋不已,甚至连价格都不看就去结了账。


 


虽然知道尤里这些年有了点存款,但奥塔别克还是不希望他为自己花太多不必要的钱,可是他能够感受到尤里的那份真心诚意,婉拒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提前完成任务的尤里一身轻松,天色渐暗,两人无所事事起来,在路过蛋糕店的时候被橱窗内精致的蛋糕所吸引。像是看到玩具的小孩子迈不开腿一样,尤里有所期待地看向奥塔别克,而奥塔别克也很快心领神会,先尤里一步进了店里。


 


明明哪个都很想吃,但尤里偏要把奥塔别克推在前面,说是他的生日,蛋糕什么的至少要让他自己选,作为自己买了礼物给他的回报。


 


最后在观察了尤里的细微表情之后,奥塔别克买了一块巧克力芝士与一块草莓奶油,两人挑了店内最角落的位子坐下。


 


尤里还特意向店主要了两根蜡烛,在两块被切成三角的蛋糕上各插了一根。


 


像是仪式一般,奥塔别克沉默地看了一会蜡烛,而后果断地吹灭了它们,身边素不相识的客人礼节性地说着happy birthday、为他们鼓起了掌。


 


拿着叉子塞了一大口蛋糕到嘴里,任凭香甜的气息在口中弥漫开,尤里满足得不得了。蛋糕这样的食物对他而言并不多得,在严苛的训练环境下,连饮食都是被严格控制的,这么多年下来,尤里的身体已经习惯。只是偶尔还是会有想吃的时候,尤其是在拥有「奥塔别克生日」这样的借口的时候。


 


「呐,所以你刚刚许了什么愿?」尤里边说边又往嘴里塞了下一口,「告诉我吧?」


 


「不能说。」奥塔别克坚持着自己的原则。


 


「啧。」尤里有些不满,这种被奥塔别克排斥在外的感觉他不喜欢,「不会是什么老土的世界和平吧?」


 


奥塔别克摇摇头,不作多余辩解。


 


尤里气呼呼地挖了一大口奥塔别克面前的蛋糕,报复般地塞到自己嘴里,而奥塔别克也不介意,他本就不喜欢吃甜食,不过是因为知道尤里想吃,就顺水推舟地满足了他的贪嘴,他不动声色地把自己那块蛋糕往尤里面前推了推,「都给你了。」


 


尤里也不客气,从善如流地接受了,「所以呢?你每年到底许了什么愿望啊?有实现的吗?世界和平什么的才没有那么容易实现。」


 


「实现了。」


 


尤里震惊于奥塔别克的回答,他愣愣地看了一会奥塔别克,「什么啊,愿望都能实现,你的愿望是有多小啊。」


 


奥塔别克笑了笑,没有多解释。


 


「好吧,随便你了。」


 


「比起这个,尤里,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这次的大奖赛之后,无论拿到怎样的名次我都决定退役了。」


 


这件事情奥塔别克早就做了决定,却一直找不到时机告诉尤里。退役的事情是与教练认真商量之后的结果,除此之外,奥塔别克想要第一个告诉的是尤里。


 


尤里低着头,前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连吃蛋糕的速度都一度停滞,咖啡店暖黄色的灯光此刻显得略暗,在他近乎完美的脸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阴影。


 


有那么一瞬间,周围的声音被全部屏蔽,整个狭小的空间内只剩下了奥塔别克与尤里两个人,而在短暂的寂静之后,四周轻声交谈的声音又如同潮水一般冲破了这层无形的结界,似要将两人吞没。


 


「不是刚刚才22岁吗?」


 


「关于花滑的愿望,我已经实现了,我本来就没有什么天赋,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很满足了。」


 


「愿望实现了……」尤里轻声重复着,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心情也从高峰跌到了谷底,「你的愿望原来那么微不足道吗?你还没有完全拿到第一名啊,什么叫做无论拿到怎样的名次,太轻率了吧?」


 


「……」


 


「奥塔别克,这个玩笑开得过分了吧?」


 


「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


 


「所以你找到了什么比滑冰、比我还要重要的事情?」尤里的声音仍旧很轻,但是细细分辨之下能够发现其中的颤抖,「骗子,说要和我一直比下去,亏我还把你当那么重要的对手,我甚至想过,如果是你拿第一的话,虽然还是会有不甘心,但是我会心服口服,你明明那么努力地训练了……如果那个人是你的话,我可以接受……但是你现在却说你要放弃了,而且还是在生日这一天,你不觉得这对你自己,还有对我,都太残忍了吗?」


 


「尤里……」奥塔别克本想解释些什么。


 


他想告诉尤里,退役之后他想去俄罗斯念大学,这样就能有比现在更多的时间和尤里在一起,他想告诉尤里,其实花滑对于自己而言的重要性,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尤里,是一直忘不了小时候在训练营的那段回忆,这么多年才心无旁骛地一直努力着,只是为了能够站到与他相同的舞台上,他更想告诉尤里,这几年他已经充分享受了与尤里互相竞争、一同进步的乐趣,他是个目的性很强的人,一旦一个目标完成,他就会考虑下一阶段该做的事情。


 


不同于尤里从小开始就只有滑冰的生活,他的人生里还有很多其他毫不相干的部分组成,而现在,他的生命中还出现了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比起各自埋头训练,每天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抱着手机聊天,他更想有更多的机会见到尤里,当面与他说话、听他发脾气,在他难过的时候给他一个拥抱,亲亲他的额头,擦掉他那小孩子气的泪水。


 


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尤里的感情就变了味道,这很难以启齿,他不愿意打破其中的某种平衡,尽管他们已经足够亲密,甚至还尝试性的接过吻,可奇怪的是,谁都没有捅破最后那层纸,进化成交往的恋人关系。


 


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忍耐多久,如果他们之间想要未来,也许是时候去考虑一些未来的事了。


 


可是现在,在本该充满浪漫情调的灯光下,他依稀感受到了尤里的不安与恐惧,他了解尤里,真正生气的时候他反而不会暴走,只是像只受了伤的兽类一般,蜷缩着不让人看到他脆弱的那一面,故作坚强、咬牙死撑。


 


顾不得还没吃完的蛋糕,尤里收拾起了自己的双肩包,然后大步流星、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蛋糕店。


 


奥塔别克追了上去,在街口攥住了试图逃跑的青年,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而问道,「我们不再做对手了,不好吗?」


 


「那朋友呢?!你也不想做了是吗?」


 


「是,我不觉得我们适合做朋友。」


 


仿佛没料到奥塔别克会说出这么惊人的回答,尤里瞪大了眼睛,内心翻涌过无数种情绪,又酸又涩,还带着似有若无的针刺般的痛感。


 


「没有朋友之间是会接吻的。」


 


「那还不是因为你嘲笑我没有经验!我只是为了证明我也会接吻!」


 


「不需要那种证明。」既然已经决定要说出口,奥塔别克就异常冷静了,他拉过就在面前还在闹别扭的尤里,把他轻轻按在自己身上,让他的脑袋搁到了自己肩膀上。


 


「对我而言,你比花滑还要重要,尤里。」


 


奥塔别克凑在尤里的耳边,低低地说道。


 


「未来或许有无数种可能,但是无论哪一种可能,我的未来里,都希望能有你的存在。」


 


「这是我今年的生日愿望,你能替我实现吗?」


 


像是受不了奥塔别克这种故意在耳边吹气似的说话方式,尤里用力推了一把奥塔别克,没有防备的奥塔别克差点被推得重心不稳。


 


有那么一瞬间奥塔别克是害怕的,担心事情会超出他的预料直接失控,不过好在尤里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


 


将自己的表情尽数藏在发丝与阴影之中的青年,以一种少有的低沉语调开了口。


 


「什么啊,少看不起人了。你不就是喜欢我吗?喜欢我有那么难说吗?」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回到原位,奥塔别克问道,「那要交往吗?」


 


答案是毫不犹豫的「要。」


 


紧接着,奥塔别克的嘴被尤里柔软的双唇堵住,呼吸之中混杂着蛋糕的清甜,成为这个生日最完美的礼物。


 


在正式交往之后很久,奥塔别克有时仍然会想,如果那年生日,尤里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他也不会放弃。他从来就是目的性很强的人,一旦认准一件事一定会做到完成为止。


 


而奥塔别克一直都没有告诉尤里,从重逢的那一年生日开始,直到两人交往为止,他的生日愿望都一一得到了实现。


 


第一个生日愿望


——能与你重逢,站在你的身边。


 


第二个生日愿望


——想要看到你笑着的样子。


 


第三个生日愿望


——希望你能够尽快摆脱伤病的困扰,重新自信地站在冰场上。


 


第四个生日愿望


——希望能够成为你心里特别的存在。


 


第五个生日愿望


——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FIN.


————————————————————————————


感谢阅读到这里w


好久不见,


社畜的作息熬不到太晚,就稍微提前一点点发了生贺,


我还活着,只是中途换了工作,进入了异常繁忙的下半年,尽管如此,对于工作还挺乐在其中的,


和包子太太约饭聊了一会之后还是决定给我们的石油王子赶一篇生贺出来,


不知道半年前的大家还在不在,


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看奥尤,


总之希望他们无论长大到多少岁,永远甜甜蜜蜜的腻在一起,


我这个人的脑子里已经生产不出虐梗了,所以甜得很没营养没深度,强迫大家吃糖了抱歉,


如果有时间,下篇再见w



评论

热度(146)